热门文章

刺破虚伪盲从的利剑
[ | 作者:谈力]

西藏,一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地方,多年来一直为众多的艺术创作者和艺术追随者视为心中的圣地,一批又一批的前赴后继的来了又去了,似乎“艺术”这两个字从来就是因为有了西藏才有了存在的价值,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淳朴民风,那里的神秘宗教,乃至于那里的一草一木对于那些所谓的探寻者来说都充满了无限的想象,都充满了创作的冲动,让他们的心灵一次次地得到震撼和感动。可是又有多少人真正的思考了那一方净土到底给与了我们什么,我们又为什么一定要到哪里才能够寻找到自己对于艺术的理想,对于自我心灵的启迪,或许就在那坑洼不平的入藏公路上,或许是在那荒无人烟的山岭之间,更或许是在那清澈的近乎透明的蓝天白云之下,人心底潜在的那一点点“小”似乎在那一瞬间逃离了你的肉体,剩下的就只有那经历了一次次炼狱后的再生,以及再生后所顿感的无限快感,这或许是由于西藏给与他们艺术创作提供了大量的它们在此之前从未见到过的创作素材,这也就是所谓艺术创作的素材的“不可重复性”。

然而,随着现代工业文明的一步步走入西藏,给当地的人们带来的是物质生活的逐步繁荣,让他们也逐步的感受到现代文明的成果给人类带来的无限享受。但与此同时,那些满怀着崇敬背负着极大艺术抱负的人来说,当他们一脚踏入西藏的时候,放眼望去,是汽车,洋房,以及灯红酒绿的夜景,而身边匆匆掠过的人们,其中绝大部分是那些厌倦了都市生活的新一代小资,他们的来可以说完全都是出于一种好奇甚至于是一种时尚。在他们的心目中西藏是他们过往从一些媒体以及一些艺术作品中所了解到的西藏,那个西藏是愚昧的落后的,甚至是原始的,他们给这种生存状态美其名曰“原生态”,他们自认为是现代文明的创造者、享有者,在他们过腻了繁华的都市生活之余,需要找一个地方去换换口味,因此他们来了,带着心底难以压抑住的那种优越感和对于那片净土的极大的好奇,说得过分一点还带有那么一点歧视,他们已来到这里,就到处寻找,东张西望努力的想寻找到他们事先预想的那些事物,能够尽收眼底,然后在他们的心头便洋溢出一种莫名的快意,是发现后的满足或是欣喜,还是强者在审视弱者时心头涌动出的那种得意,或许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他们所能表现出来的就是拍照,购物,吃饭,再有就是由于高原缺氧时他们大口大口的喘气,然后便兴冲冲得来,兴冲冲的去了。在那一刻虚伪盲从已经彻底的控制了每个人的思维,他们所作的一切实际上都只为了一句话,那就是再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圈子里好对自己身边的人说一句,“我也去了西藏”。不信我有购买的纪念品以及大量的照片为证,甚至将照片放在网上存入手机,以便广泛散播,随时随地向人展示自己的不凡经历。让我们感激那发明“原生态”这一概念的人,给现代都市人周而复始的单调生活添加了多少调味剂,但我们又有多少人真正的领悟“真境”,当我们面对那些以磕着长头一步步走向圣殿的善男信女;当我们注视着那些终日转经的老者;当我们伫立在藏区那独有的嘛尼石堆前,我们又有多少人真正的思考过:那本应属于我们每一个人发自内心深处的那份敬畏何在?那本应是每个人都该拥有的对于心中圣殿的信仰何在?在这一刻,那些磕着长头的人们,那些手执转经筒的人们,和那一块块冰冷的嘛尼石都幻化成了一柄柄利剑,刺破着我们这些所谓“都市人”的虚伪和盲从。

菩提萨陲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心无挂 碍 无挂 碍故 无有恐怖

远离颠倒梦想 究竟涅盘

三世诸佛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