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八怪后我们又当如何
[2011.1.11 | 作者:谈力]

“扬州八怪”曾经是我们这块土地上孕育出来的多位艺术大家。他们以鲜明的个性,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各具风格的创作技法在中国的艺术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到如今提起他们还为后世尊崇,而他们的作品也早已成为了价值连城的国宝。

然而,八怪早已成为了历史,到如今我们还有什么呢?当江南贫侠徐悲鸿值策骏马风行天下,当罗中立的作品《父亲》让我们深切地感受着巴蜀大地的泥土的芬芳,当陈丹青用他的画笔给我们描画出一幅幅雪域高原的神奇图景时,扬州在干什么?当刘晓东、方立均等这些八五风潮以后成长起来的画家的作品,在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以百万甚至千万价格被众多收藏家趋之若鹜时,扬州在干什么?到如今,八怪对于我们这些后人来说到底是用来向世人进行炫耀的资本还是用以激励我们继续前行的动力源泉,对于我们到底是需要一幅遮挡现实的盾牌还是要一柄开拓未来的利剑。对于我们来说切不可将八怪当成扬州文化艺术历史的风土堆,而应该将八怪当成继续弘扬和发展扬州艺术文化历史的里程碑。

“有则为其利,无则为其用”。这是老子道德经中的依据,笔者以为这正适用于现在扬州的文化艺术的现实处境。要说到有,扬州有的是两千多年前春秋五月的悍勇与铁血刚健。有的是汉唐时代的大度豪情和海纳百川的胸襟。有的是宋元时代的外表的柔媚而内又不失纲常,以及明清以来的市井与平淡。这一切都是扬州当代艺术发展的基石和底蕴,是滋养出扬州本土当代艺术的肥沃土壤。

而说到无则是:目前扬州的艺术创作并没有完全形成群体化效应。更不要说形成一个真正属于扬州本土的当代艺术体系,不管是绘画,音乐,文学,以及地方戏曲民间艺术,当然也包括摄影等,都是始终停留在个体,而不能有效的形成一个合力。所以对于扬州当代艺术的地位以及推广和传播造成了极大地阻碍。因此上,我们应该深入地思考一下,本土的当代艺术创作到底该往何处去,究竟什么才是扬州当代艺术发展的途径。

一月二十五日,在扬州新美术馆举办的“扬州当代艺术作品联展”。参展的共有目前扬州代表性的53位艺术家。 展示的作品内容涵盖了油画,水彩,水粉,版画,雕塑,装置,综合材料。其中既有较为传统的写实主义风格,也有对于技法题材和表现形式进行大胆创新的作品。只可叹,具有当代性的作品太少了。从这次展览中我们也欣慰的看到 ,在扬州还是有那么一些非常有才智和想法的艺术家,他们用他们的智慧和辛勤努力不断的探索者前行着,正如老子所说,“九层之台起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然而笔者以为我们还应该更进一步的加强交流沟通和有序的积极的推广,以求让这些艺术创作者的辛勤劳动得到更多的社会认可,让他们的创作价值得到充分体现,在这个问题上,欧美的成熟化的市场运作模式已经给我们提供了最好的参考摹本,而北京的798艺术区和宋庄也给我们提供了成功的例证。当然对于扬州目前来说缔造一个宋庄或是798式的文化艺术区还不具备这种可能性和实施性。但在我们身边寻求到一位拉约拉、卡列诺,以及门德斯市的人物并不是很难。在当今艺术品逐步走向市场,艺术品已经成了一种价值不菲的特殊商品,在这种状态下,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只有走向了市场并且被艺术品市场充分的认可和追捧这样才能走向世界,才能够被更多的人接受,也才能够成为非常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家或者是艺术作品。因此上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市场以及市场推广人的存在。作为本土的艺术创作者来说一方面需要植根于本土的文化土壤,另一方面还要着眼于更高的境界,只有“会当凌绝顶”才能“一览众山小”。只有更开阔的胸怀和气质才能使作品具有更为广泛的认同度,和影响力。其次还应该主动地寻求思想理念上的自我觉悟,让更多的社会生活细节进入我们创作的事业,正如周文王所说,用微大作方可元吉。作为艺术创作的过程而言,既是艺术家的创作实践的过程同时更是一次精神体验的过程,要让这一劳动实践与精神体验的成果给与更多的人能够形成共鸣,再有,就是要在现有的艺术创作者中间形成一个良好的学术讨论空间,让更多的致力于艺术创作的人走到一起,形成合力,构成一个本土化的艺术整体,以求能够形成一个属于扬州本土化的艺术创作体系。

伟大的时代,必将造就出伟大的艺术,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应责无旁贷,而对于艺术家,原本就该是最自信的,甚至是自以为是的一族。扬州的艺术人,也不应该成为例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扬州文化艺术的复兴之旅就将启程,路就在每个本土艺术家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