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乔昶·西藏影像记录展
[作者:admin]

西藏一方神秘净土,令多少人为之向往,同时又令多少艺术探寻者为之苦苦求索。从陈丹青的西藏 组画,到冯建国的西部摄影系列,以及朱哲琴的阿姐鼓等等,都为我们提供了对于西藏的多角度解 读。然而这一切还是远远不够,西藏的真正内涵还是要比我们所想象的丰富了许多许多,因此上还 是有着大批的探寻者不断地涌向那块心中的圣地,不断地想用自己的亲身感受去体会一把那从未有 过的感觉。当然也有着很多的人完全是因为追逐一把时尚来到了西藏,他们只不过是想让自己原本 依然日渐乏味的生活换一换花样罢了。可就在这其中,乔无疑成了一个另类,甚至于是异类,他由 内而外的信着西藏,信着那一方让他热血沸腾的圣土,于是他用他的今生肉体发出一大宏愿,他将 独自为这一信念行走于崇山峻岭之间,他把这一过程理解为他过往一切艺术直觉得顿悟转化成的对 现实生命的渐修。而那为了寻找艺术本源所在的信念在他心底也已化作了丈六金身,不管身边的现 实如何幻化,他只把其当成了八万四千种幻象的任意一种而已。为了这个信,他发出了如此的愿, 在他以为的三千大千世界中充斥着的是对于根性艺术的认同,以及对于现实肉体之身的极力解脱, 乃至于对于梵秀声色的顶礼膜拜。于是他便驱赶着他那匹叫做车的“马”,驰骋于高山峡谷之间, 奔跑在大漠荒原之上,在蓝天白云下,他敞开胸怀,任凭灼热的阳光炙烤着他的心,搏膺而歌,仿 佛他就是那块太阳场院里发了疯的钢铁。在那一刻他已经无需要再去考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是信 与愿造就了他的行,而这时的行也是不得不行,因为在他以为那些可以在街头随时随地产生恋情的 所谓美好城市中,他无法搞清楚他到底是谁,只有在这一路上,他才开始逐渐明白,他是要寻找到 一个根,一个属于他个人生命的根,一个属于他始终不渝的信奉的艺术的根,对于他来说,他的信 也好,愿也罢,乃至于他的行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在我以为这便是他的无尚正等正诀。